年纪轻轻的喜欢什么香怡看看,又被可爱死了

我,潇潇,过激柒吹在线吹柒
我,潇潇,过激香怡吹快饿死了

是橙子和反色橙子还有子怡的新衣服✔
yeah
无水印的放到香怡催婚群了
试图拉人吃香怡

忘川

这是一篇被我遗忘的文来着,昨晚又写了点补充✔
我爱香怡

……………………🈹…………………………
  绝望,是人最不需要的情绪,因为他们不想体会到绝望的情绪,是打心底里排斥这种情绪。
  但,这真的只是不想要,就可以不收到的吗?就可以彻底把它排除在外吗?
  安逸的日子彻彻底底的结束了,城门外被禁锢着的那些可怕的怪物闯了进来了城里,仅仅几个时辰便让城里血流成河,洗刷掉了人们以往的愉悦和欢快还有那些完美的记忆。
  世界上的特殊群体,灵族,被派去对付这些怪物们,其隐藏的意义,只是让他们这特殊群体,去送死而已,用那些灵族的命去换那些所谓领导者的安逸而已。
  于是乎,一次一场激烈的战斗便开始了,但,犹豫势单力薄,灵族们很快便败下阵来,被怪物完全碾压
  仅存下的,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对于对付那些怪物是没有任何的作用了,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说过了不让你来的吧?子怡”橙留香挡开那怪物的攻击,脸上带着一些阴沉的喃喃着,仿佛是在教训上官子怡,又仿佛是在自责一般。“不过…既然来了啊,那我就得好好保护你啊!我那时候可是说过,即使是千军万马,我也会为你挡下的啊——!”
  时光,仿佛倒流了回去,上官子怡这才想起来了那一次约会的时候,橙留香向她说过,要为她挡下千军万马,要好好的保护她,一开始,她不相信他,只当他在开玩笑,只当他是在夸夸其谈,但,这个玩笑,这个夸夸其谈,变成了现实,变成了她的痛苦……
  上官子怡想要起身去阻止橙留香,但却发现,自己被一层屏障给罩住,动弹不得。
  “不……不要……不要去啊!笨——!蛋——!”上官子怡拍打着防护罩,她多么的希望橙留香停下自己的举动,哪怕是苟活着,她都不希望橙留香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但,这哪是她可以阻止的了的啊,橙留香的性子,和她是一模一样的啊,她不希望他出事,他,也不希望她出事,他们这是互补的关心了吧……
  上官子怡自嘲的笑了笑,如果她不自以为是的瞒着橙留香来到战场去独自一个人和那些怪物去战斗,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第一次体会到绝望,第一次这么无奈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胆小懦弱不值一提。
  橙留香很强,她亦是很强,不过,在橙留香的强大面前,她显得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不值一提,那么的软弱无力。
  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想和他在一起,她喜欢他,所以她不想他出事,不想他有意外……
  “子怡啊……好好儿活下去,那样,才会有希望的……”橙留香喃喃着,在防御屏上贴上了一纸转移符,他不想让上官子怡看到自己的死状,他想着,至少最后留一个完美的形象给她………
  但是,他是如此的不甘心啊,他想活下去,他不想就这么死去,事到临头他不得不承认,他很怕死很怕死,但,也没办法了……为了保护上官子怡,他要赴死,再怎么害怕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了……
  一脚踏空,他跌入了那忘川河里,一切的记忆将被抹去了……
  【子怡……大家……我,不想忘记啊……】橙留香沉了下去,他感受得到,自己的记忆正一点点的被抹除着,他忘了他的敌人,忘了他的朋友,忘了他珍视的一切,忘了上官子怡………橙留香变成了一个全新的橙留香,他,忘记了他的全部。
  五年后,上官子怡决定和乱臣贼子订婚,在典礼的前一夜,她来到了和橙留香第一次见面的小公园里,她叹了一口气,正想回去的时候,看到了不远处小亭子里面那个无比熟悉的人影……
  上官子怡的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她揉了几遍眼睛,那个人影依旧没有动,她跑了过去,看清了那人的面貌。
  是让她魂牵梦绕了五年的那人……
  “姑娘,请问你是?”面前之人的声音,把上官子怡从幻想拉进了现实……他不记得自己了……
  “抱歉,之前可能是出了一点事故,我把好多事情都给忘了”
  
  
  

是自戏,138🍊

私设有
ooc致歉
原著拓展
  望着面前的山水,心里面不由自主的咯噔了一下,以前,好像答应了谁要看尽每一个角落的春夏秋冬啊?
  为什么突然间就想不起来了?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为什么会忘记啊?
  握紧了缰绳,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这样的印象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可是,具体的,却是一点都想不起来,只能这么持续着,这么煎熬着……
  母亲在隐瞒着,父亲在隐瞒着,兄弟们在隐瞒,朋友们也在隐瞒着,那事情,他们似乎不想说出来,他们似乎,在害怕着这事情公之于众……
  但,他们越是隐瞒,我的好奇心就越是强烈,越是难以接受难以理解……
  大家,究竟是怎么了啊?为什么都这么不想说出来我忘记了的那个人啊,啊啊,还真是让人困扰啊……
  皱了皱眉,想着自己会不会还可以想起来一些什么事情,但是已经完完全全没有印象了……今天先到这里好了,应该很快,很快就可以想起来了的吧……
  

是橙子反色✔有道士灵术师设定注意
简介:对于本体嘴里的正义不但不屑一顾而且十分的反感,脸上一幅懈怠样子,没有本体积极,灵属和本体完全一样。
本体不喜欢甜食,而反色却是一个积极的甜食控,熟知各种甜食店的口味做法,最喜欢的食物是软糖,一天可以吃四十多袋
不喜欢短管闲事,有时候出了事也会把自己说成本体来逃脱责任,腰间背着的是符咒包,用来防身……
对于本体子怡则没什么感觉,甚至说是讨厌,因此,是一个导致本体被讨厌的导火索。
但战斗时是可靠而强力的伙伴

【宝石】你不会被带走的吧?子怡……

日常改旧文
液哈
  看着橙留香脸上碎裂的痕迹,上官子怡欲言又止,丝毫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
  “呐子怡,你不会再被月人带走了吧?”橙留香一脸空洞的看着上官子怡,眼神里充满了绝望。
  不等上官子怡说出那句话,橙留香便拍了拍上官子怡的肩膀,自顾自的走回了学院,走进了小果丁的诊疗室。
  “硬度10,你来这里的次数可不多”小果丁仔细的为橙留香上着散粉嘴里还不忘调侃橙留香一下,似乎是在讽刺他一样。
  “别开玩笑了,今天蓝绿柱石被带走了,我又什么忙都没帮上。”橙留香一脸沮丧的瘫坐在了医疗床上,脸上写满了难受的表情,这不禁让帘子后面的上官子怡担心了起来。
  【橙留香这个样子…不如让他休息一下吧…我去和梨花诗组队好了。】
  上官子怡一脸犹豫的敲开了梨花诗的房门,向梨花诗表明了一切事情的经过。
  “所以,子怡姐,你是想让,橙留香,那家伙,好好儿,休息一下咯?”梨花诗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上官子怡,似乎是很不相信这样的话会从上官子怡的嘴里说出来。
  “嗯,所以,拜托了梨花诗,和我组队吧!”上官子怡做出了一脸祈求的表情,这让梨花诗开始有一些动容了,毕竟她是上官子怡的好朋友,这种事情当然不可以坐视不管了啊!如果她这么做,那可真是对不起了他们几千年下来的友谊了。
  “嗯,但是子怡啊,你和我组队的事情,你得去告诉橙留香,不然的话,橙留香这个脾气,他肯定会责怪我的。”梨花诗指了指上官子怡的额头一本正经的说到。
  【早会】“西之高原,上官子怡和梨花诗你们去,冬之平原,陆小果和菠萝吹雪去,花如意和菠萝小薇去找做散粉的原料,至于橙留香你啊,今天师傅特批你一天假”风清扬一脸慈爱的摸了摸橙留香的脑袋,这慈爱之中充满了另有深意,毕竟,让橙留香去休息这注意,还是上官子怡给出的。
  “好的师傅!”
  一上午,橙留香都漫不经心的躺在学院的草丛里,看着远去的梨花诗和上官子怡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子怡她,也觉得我没用了啊。】
  橙留香闭上了眼睛,他又梦见了那一天,他失去了帝王托帕石,那家伙比橙留香厉害,所以那一次,帝王托帕石为了保护橙留香而被月人带走。
  看着远去的月人,橙留香的心里百感交集,他下定了变强的决心,他不能辜负帝王托帕石的那份保护!
  【我得,工作起来啊!】橙留香从草地里坐了起来,走回了自己的屋子,拿出了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向了西之高原,上官子怡和梨花诗巡逻的地方,橙留香的不好的预感源源不断的从心里生了出来。
  【子怡她没有我保护,一定不行的,毕竟我们以前全都是一起战斗,今天换了一个搭档,不知道可不可以啊,诶!黑点!!】橙留香停住了脚步,脸上的表情变得谨慎了起来,因为这一次的战斗,就只有他自己而已,没有上官子怡。
  “看情况,是新式的”橙留香握紧了剑冲了上去,纵向斩开了器,里面的内容物是前段时间被带走的绿钻陆小果。
  “居然,被带回来了啊!”橙留香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微笑,一抹得意洋洋的微笑,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那就一块不落的全部夺回来!”橙留香躲闪着绿钻箭矢,一个个的斩杀着月人,那些月人散开的烟雾让橙留香十分的不舒服。
  “OK!再见了月人们!”最后一剑,橙留香将所有的月人全部击散但——
  一只绿色的箭由于月人的消散从半空掉了下来。
  “咔嚓”橙留香的脸上出现了裂痕,虽然都是钻石组,但互相碰撞着实还是很危险的,会碎掉。
  “呼,不错”这时,橙留香身上的碎片一片片的掉了下来,一只蓝色的箭打在了橙留香的头上。
  [这个,是菠萝吹雪的碎片,完蛋了,又要,又要功亏一篑了嘛?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碎片啊!]橙留香使劲站了起来,身上的碎片哗啦啦的向地上掉落着
  另一组月人发动了攻击,同时来到两组,这也是头一回见,上官子怡有些急不可耐的想要冲上去帮忙,毕竟,就算橙留香再怎么厉害,一个人也绝对对付不了两组月人的。

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

屠屏戏偷跑138橙

  看着那满面凶相的敌人,还有同伴们的尸体,心里绝望了起来,明明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一起活着回去,明明刚刚还那么……为什么现在就——
  真的打不过了,这次真的要玩儿完了,有些无可奈何的瘫坐在原地的望着被对手挑飞老远的圣道剑,心里面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阵酸楚,想着刚刚才倒下的大家,心里边就更不是个滋味儿了,现在,就只有自己一个了,万一活不下去,那岂不是辜负了大家的期望了吗?
  想到这里,便打算奋力一搏,全力跑向了圣道剑掉落的地方,千钧一发之际,握住了剑柄,挡下了那致命一击。
  【一定,我一定要杀了这家伙,为大家报仇!】握紧了手里的圣道剑,脚下卯足了劲冲了上去,很快便和敌人交手,两柄剑不断的碰撞着,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说实在的,很刺耳,如同来自深渊恶灵的嚎叫一般,难听。
  眼看着要被剑击中,马上便退了回去,感觉体力马上就要耗尽了,再这么下去,肯定,肯定会死的,不行,绝对不能辜负大家!
  大脑里拼着命的想着如何出招如何躲避,但其实,却早就已经听见了来自于死亡的声音,它,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召唤……
  【不管了,豁出性命也要干掉这家伙!用那招!】心里想着,嘴里便念动了口诀,将圣道剑转化为了一架能量炮,用自己的意志力当做能量,用自己的生命力当做能量,就绝对可以杀了他!!为大家报仇!!
  “别太小瞧我了啊——————!!!!!!”奋力将凝聚在炮口的激光打了出去,那人躲闪不及,直接被切掉了头颅。
  “成,成功了。”圣道剑恢复了原样,但,现在却无暇顾及了,恍惚之中,又一次听见了大家的声音。
  在一个隧道里,他们,站在那头,自己,则站在了相反的地方。
  “喂,橙留香你终于来了啊”
  “就是说啊,我们等你很久了”
  “干的不错,笨蛋,很值得表扬啊这一次!”
  看着大家的脸,心里面不由自主的洋溢起了幸福感,子怡,菠萝吹雪,陆小果,梨花诗花如意菠萝小薇小果叮,他们都在……
  “笨蛋,愣什么神啊?现在可就差你自己一个了!快跟上,我们带你去看这个崭新的世界………”
  “嗯!”

【改老文注意】

是以前的你的剑穿透我的胸膛
是刀子注意
我爱香怡
香怡使我快乐

  在被傲尊剑穿透胸膛的一瞬间,橙留香很顺利的将上官子怡身上的蛊虫给驱了出来,不过,自己的身体,却变得越来越沉重了……
  “子怡,没事了啊。”橙留香轻轻的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一脸苦笑着看着上官子怡,仿佛一块大石头落到了地上一样。
  上官子怡愣了,她看着手中的傲尊剑,和穿透了橙留香的胸膛的傲尊剑锋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和惊恐,以及心疼。
  “别动,我来帮你治伤!”上官子怡凝聚起灵力放在橙留香的伤口上,脸上写满了焦急和担忧,自己因为中了蛊虫而伤了他,她不想橙留香出事,一点点也不想!她如果,她如果连橙留香都失去了,那么这个世界对于她来说就彻彻底底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人了,这个世界,没有了橙留香就彻底是没意义的世界了,上官子怡的这个世界,没有了橙留香,就是人间地狱!
  “没关系的子怡,我,已经无所谓了,你没事了就好啊”橙留香慢慢的抬起了沾满了献血的手轻轻抚按下了上官子怡运着灵力的手,脸上的表情变得淡然自若,仿佛是看清了死亡一样。
  “这次的事情,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呢子怡,所以,这也算是我自作自受了啊。”橙留香干笑了两声,表示了自己决策失误之后的心情和感受。
  这对橙留香来说就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伤害了自己喜欢的人之后,被喜欢的人亲手杀掉,这感觉真的是痛彻心扉啊。
  看着橙留香自责的表情,上官子怡的心就好像缺失了一块似得,而且,缺失的那一块,是特别特别重要的地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她这里,居然被弄丢了,真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要,橙留香你不要再说话了好吗?等我,等我给你疗伤之后,等我给你疗伤之后,我一定会好好儿的收拾你的!所以你给我挺住了!你要是敢死!橙留香你要是敢给我死了的话!我以后都不会再喜欢你了啊!”上官子怡抱着橙留香的身体,脸上焦急的表情让人看了十分的难受。
  泪,从上官子怡的眼眶里溢了出来,一滴滴的滴在了橙留香沾满鲜血的双手上,那手上的鲜血,被上官子怡的泪水滴的开始模糊了起来。
  愧疚,抱歉,将要失去的难过,汇聚在了一起,全都涌进了上官子怡的身体里面,可是上官子怡缺是如此的抵触,那种感觉,她不想有,因为她不想失去橙留香,不想失去她世界里的那一盏指路明灯!
  但,上帝是喜欢戏弄别人的,尤其是正处在生死离别的恋人,更是上帝戏弄的对象。
  橙留香的手从上官子怡的脸上垂了下去,留下来了一道鲜红的血印在上官子怡白皙的脸上。
  橙留香的体温开始慢慢的变低了,但是,他的脸上却始终是带着微笑的。
  因为现在他终于知道了,在这个他曾经活过的地方,有一个叫做上官子怡的女孩子,还会在乎他,还会在他死之后在他的墓碑之前放上一束鲜花,还有他生前所喜欢的东西。
  那是他心心念念的人,也是,他最最对不起的人,但是,这次救了她,他并不后悔。